首页 > 游记攻略 > 拉萨> > 游记正文
>一个人旅行39天西藏尼泊尔 之西藏部分 发表时间:2015/11/30 11:09:27

ωǒ↘ \"芒果布丁诺

  • 2014-03-31 00:00:00 出发   共 39 天
  • 目的地:拉萨
  • 人均花费:13000.00
  • 主题:无
  • 标签:西措,布达拉宫,南迦巴瓦峰,鲁朗林海,西藏博物馆,色季拉山,巴松措,米堆冰川,然乌湖,兰州大学卡定沟驻藏大臣衙门旧址舌尖尖

一个人旅行39天西藏尼泊尔 之西藏部分

   经常一个去上班,一个人去购物,一个人找房子,一个人搬家,一个人去办理自己的所有事情,可是在这之前还真没有过一个人去旅行的记录,尽管我很喜欢新井一二三的那一本《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》。  从公司辞职,3月20日回到长沙后,开始查看西藏旅行的攻略,本来和好朋友约好4月26日一起出发的,可是还是按捺不住,想先行一步去看看林芝开得正好的桃花,就开始每天在网上查车票了,终于于3月29日在网上刷到4月1日兰州至拉萨的K917次火车票,便赶紧在网上订了3月31日从长沙飞兰州的机票。就这样,攻略也没看完,行李随便收收,就这样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。
 


 2个多小时的航程到兰州后,在中川机场坐机场大巴来到了市区,东方大酒店。背着我45升的背包,胸前还挎着一个16升的小背包开始寻找住处了。背上的重量初步让我意识到了,旅行不易,且行且珍惜。对比了几家价格,在兰州大学附近找了一家价格108元不带洗手间的商务宾馆呆了下来。卸下行李,吃点东西,开始出去溜达溜达,熟悉下周边环境,还有火车站的具体位置了。回到东方大酒店的十字路口,看到兰州大学的校门,便进去参观参观了,正好赶上了校园里花开的正艳的时候,也有一个小桃园,校园里的师生们课余期间,也在这园子里,以花为背景,尽情的拍照,经管是陌生的城市,心情却明亮了起来,多少个年头,呆在热带的城市里,我没有见过春天了,我也陶醉在这一片景色中,但是又希望林芝的桃花不一样,这样才不枉我出行的意义。
 

兰州大学(天水南路校区)

兰州大学(天水南路校区)



 赏玩了景,打听好火车站只有公交车2站的距离,便开始步行过去了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兰州的两站可不是一般的远啊,我都估计走了半小时,又或者是走走看看停停的缘故吧。去车站把电子票换了实体票之后,总算是心里踏实多了。很多年没有坐过火车了,更没有用过电子票。在走路还是搭车回去之间,最后还是选择了走路,
一个人的城市,走路慢慢看看这个城市,也能更快的耗费时间。就这样在一件装修的挺有意思的舌尖尖兰州拉面馆停了下来。看着柜台上那一大碗的辣椒油,我立马认识到了,这个城市也是能吃辣的。点了一碗拉面,一叠凉菜,看看周围的人群,边吃边感受当地吃文化,感觉还是挺不错的。吃饱喝足之后,找一超市购买些食物供火车上的26小时食粮,不是个挑食的人,但还是接受不了火车上的盒饭。就这样,回酒店洗漱休息了,等待第二天的到来。
 

舌尖尖牛肉面


 
 由于中午12点多的火车,所以第二天可以慢慢起床,慢慢收拾,慢慢出发。找到我的床位时,我也惊讶了,这么窄的位置。我买到的是上铺,把行李丢上去后,试了一下,坐在铺上头都抬不起来,我还是在过道的窗边呆着好了。我以前一直跟别人说我们中国的铁路修的多好,多平整,马来西亚的铁路可幌了,能感觉到坑坑洼洼,但是人家的位置大呀,至少也有标准上下铺的面积呀,还好车厢还挺干净,车厢的人也很有素质和礼貌。过道人来人往,大家也都礼貌打招呼,或让道。从兰州往西宁一段,窗外实在是没有什么可观的,一片荒凉。车厢里一90后的小伙子给了我一个大大的苹果,说是他爸爸出去收的,一个健谈的阿姨说“我们这的苹果可好了,都是用来出口的”,小伙子说,我们那十几年前也什么都种不出来,现在还好点,可以产苹果。车厢的下床是一对回族夫妇和他们不到2岁的儿子,也参与到群众的谈话了,大家不分地区民族,陌生却聊得像很熟一样,分享自己对西藏的见闻,这种情况在我呆了4年多的新加坡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,那是一个人与人之间只过着自己生活的城市,突然觉得尽管中国人说话大声一点,热情得在国外人看来是一种喧哗,但那也是有人情味和当地文化的一种表现啊。这么多年在外边有时被中国人说我不接地气,那我就来接接地气吧。没聊一会儿,就困了,醒来后发现窗外格外美好,落日,一望无际的黄土地,远去雪山历历在目,时不时还能看到羊群,牦牛群,太震撼了,不禁的“哇”了起来,旁边床位的人说,你已经错过好多美景了,刚刚你睡觉那会儿,就是风景最美的时候。好吧,心里默念,回来的时候再看。在火车上特别容易疲倦,不知是不是因为海拔越来越高空气越来越稀薄,总之,看窗外没看一会儿就累了。到晚上8点多,有广播通知9点要熄灯,于是早早就洗漱,准备睡了,头晕晕的不太舒服,早上醒来听说我们已经翻过了海拔5000多米的唐古拉山山口,九点多那曲那也是很不舒服,看到车厢里不少人有反应了,都在吃着备好的葡萄糖,红景天。
 



 4月2日下午2点半到达拉萨了,给约伴网约到的小伙伴打电话,他们3个人本来当天要去林芝的,由于我还没到,等了一天,我说我高反了,明天也没办法出发,不然你们先去吧。在火车站找车时,一个看上去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问我几个人,要不要一起走,她的另一群朋友晚上的飞机到。于是我和她一起搭了辆面包车去她提前网上查好的暮野青年庐舍,从那起见谁她都很自豪的对别人说,我是她捡回来的。撑到客栈,我们两状态都不行了,客栈老板向我推荐了瓶装氧气,我马上买了一瓶开始吸氧,头痛欲裂,仿佛孙悟空戴上了经箍咒那种万念俱灰的痛。坐在大厅里,来了一位北京的大爷,他说他65岁了,人家从北京48个小时火车过来一点事情都没有,我们年轻人怎么都这样了。他对客栈老板说他想去林芝,有人一起去的话通知一声,我说如果时间一致可以一起去,互相问了下房间号码,方便联系,从那开始我称呼他老韩,他称呼我小李。回到房间,和我一起那河北女孩依已经头痛得躺下了,而我吸了些氧气后,状态还是好了一点点,至少能站稳了,出去找了点吃的。回来后依说老韩来找过我,我找过去,他说隔壁的帮他解决了,本来是想找我帮他把照片传去电脑,现在的问题是教他怎么把图片从美图秀秀中打开,我演示了两遍,看了看他火车上拍的一些照片,实在是头疼的撑不下去了,于是告辞回去休息了,人家老人家都不高反,还有很好的精神修改照片,什么情况啊。晚上接近11点,依之前约好的小伙伴才在客栈安顿好,说屋顶有party,叫她上去,她状态不好就没有去了,睡到近12点,依头痛得更厉害了,开始让她吸我那瓶氧气她不要,现在终于开口说要吸了,就这样我们熬过了在拉萨的第一天。
 到拉萨的第二天,已经4月3号了,我反正辞职了又不赶时间,依也是,她说她经常出去旅行就是找一地方发发呆。上次去丽江,就呆在一客栈哪也没去,坐在窗口看看书,看人来人往,还真有闲情逸致。所以她也没有办法跟上之前约好的那几个90后小伙伴的节奏了,人家精力旺盛的很,小伙子Savior爬过四姑娘山,另两位姑娘也是惊人,从兰州到拉萨火车都没坐,站在高速公路上搭车,一路搭过来的。午饭过后我和依开始往外溜达了。住的地方离大昭寺很近,那片区域都是比较旧的建筑房屋,房子巷子大同小异,真不好认,还好没走一段墙上就有地图,但我还是走丢过一次,咨询便民站的警察,被送了回来。走近大昭寺八廓街区域需要安检。这是一座有史以来我见过最多警察的城市,每隔几百米就有便民检查站,所有寺庙和景点都要安检。没来前别人一直在说现在局势那么乱,你还敢去西藏,来了之后才发现,比哪都安全,没来之前也犹豫过自己一个人要不要出发,来了之后才发现往青旅一呆,哪里需要担心没有伴,每天只要行程一致的人群,就能组个团。走到主道上,好多人围着大昭寺的周围转经,手里拿着一串珠子拨动着,口里默念着些什么,后来听一位西藏人说,转经是为了祈祷人生中的劫难可以过去,每转一圈都可以消除些劫难。



我们今天也没有目的非要去哪,缓解缓解高反,适应适应环境才是大事,所以先随意随意扫扫街。后来听说
布达拉宫也是步行的距离就能到,就慢慢走过去了。在布达拉宫对面的广场欣赏起这座拥有1300年历史的宫殿式建筑,据说是松赞干布当年迎娶文成公主时期建的。如此壮观的物配上如此纯净的蓝天白云,眼前的景象宛如一幅画卷美得让人觉得不真实,让人很容易沉浸在此久久不愿离去。神圣而又庄严,神秘而又透彻。

布达拉宫



广场上有人穿着租来的民族服饰在拍照,特别应景,也有人过来向我推销了,说是穿他们的衣服20元一张照片。我想大不了就拍一张吧,穿上衣服后说帮我拍一组然后可以选,拍完后又说最少选一组6张,还好同意用我的相机也拍几张,她帮我洗出来的那6张还没到家就已经不知道落哪了。在广场上一位阿姨很热情的过来打招呼,没想到还是我们家乡湖南的。她说她的儿子4年前过来,就在这工作安顿下来不愿意回去了,也总会接她们过来玩。还跟我推荐如果去林芝的派镇游玩可以住的旅馆,推荐的也是一位株洲老乡开的客栈,也是说别人过来旅行觉得美,就停下来做生意不走了,这就是这个城市的魅力所在吧,我自己也在后来经过林芝时有过不想走的念头。



回青旅休息了几小时后,老韩问我们要不要出去拍夜景,于是我和依外加后来出现的Savior就跟着这位北京大爷和他的两位粉丝出发了。才来了两天这就有人帮他扛相机包有人帮他扛三脚架了,一位郴州和另一位貌似是陕西的小伙子,还是家乡人记得比较牢,不出去真不知道这么多湖南人喜欢往外跑。大家都说,如果自己到这个年纪也有同样的精神动力健康追求就很敬佩自己了。我说我们拍完后是一起打车回去吗,老韩来了一句,这才多远呀,走路呀,人家老人家发话了我也没什么好说了。他说他有老年卡坐公交车也免费,平常没事就拿着相机去颐和园拍花花草草,还说退休前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,甭管他以前干嘛的,就他现在这年龄这状态这劲头就已经挺潮的。帮老韩扛东西的那位陕西大哥说,他出来都三年多没回过家了,他信仰佛教的,但是又觉得内地的佛教太过于商业化,于是就进藏了。我问他有没有经常打电话回去,他说没有。我没有评论什么,但对于这种信仰重要过家人的行为,打心里还是没有办法去认同,想要用佛法去帮助别人,最好还是先帮好自己和家人,再用多余的力量去帮助别人,只能祝愿他早日找到心灵的寄托了。夜景拍着拍着开始飘雪花冰雹了,且越来越大,我们也差不多该往回走了,经过大昭寺的时候,地面已经全是雨水雪水了,可是还是有一男子还在跪拜转经,衣服头发淋湿了,我们惊呆了,震撼在一旁有些傻了,Savior过去给他塞了点钱,那男子站起来和他握了下手,这就是传说中的信仰的力量。后来也问过一些本地人,为什么有人会选择晚上去转经,有人说有些人是卖了家里的地或者是牲畜,跋山涉水几个月甚至上年才来到这里的,来大昭寺布达拉宫转经是他们的人生中需要实现的一件事情,或者一个梦想。还有的人他们是公务员,白天有警察在是不可以去拜的,只能晚上来了。
 

布达拉宫


 
 4月4日一早上出去办尼泊尔的签证,尼泊尔驻拉萨领事馆周一至周五上午十点至十二点负责办理,隔一个工作日的下午四点到五点领取,工作的时间还真的是很合理人性化呀。申请完签证办理,沿途可以逛到罗布林卡公园,还有西藏博物馆。公园已经现代化到没什么特色了,但是博物馆还是值得参观的,有古代的纸币,历代喇嘛的玉印,出土的文物,佛像,以及民族服饰工艺等等。博物馆门外,有一位老太太穿着Jack Wolf Skin的冲锋衣,特别吸引我注意,一来是户外的职业病,二来是她的年龄,一问才知道75了,说是内地旅游胜地都去遍了,就想来下西藏,是直接飞到林芝的,先前都想好了,如果高反立马返回,谁知道什么事都没有,一路从墨脱波密八一沿着318线来到了拉萨,她女儿说老人需要的氧气比较少,高反的几率比较低吧, 之前她忙着做生意,老太太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帮她带孩子,现在趁她还走的动,想去的地方都带她去。这样的状态,我只能说真好,也说明时代真的是进步了,一种观念,一种人,一种生活方式。
 下午依说她不想太累要在寝室休息,我就一个人去了布达拉宫了,一个人进去也没有请翻译,说实话,水平路面就已经海拔3600米了,再往上爬还真的蛮耗体力的。爬了好一会儿,才进入到宫殿内部,数不清的佛像神灵,大部分都是我不认识,也不知道来历的,跟着别人的小团队蹭蹭翻译,有人讲解也一时半会明白不了,就知道这可都是价值连城的黄金打造的。站在布达拉宫高处,整个拉萨都在眼下,又是另一番风景。回到客栈,楼上饭馆的老板娘知道我要去林芝,来找我了,她说她也高反不舒服了,我说你不是在这做生意这么久了还高反,她说她每次回去再来也都会高反,需要去低些海拔的地方过渡过渡,然后让我等她一天,她要把工作安排一下。于是4月5日,我和依又多了一天漫无目的时间,在大昭寺跟着人群转经起来,我转了三圈就累了停下了。沿路看到了一个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旧址也进去参观了一下。模拟的空间和古代官员保存的每一件物品,仿佛穿梭时空,回到了过去,滚动播出的银幕诉说着这个城市的古往今来。
 4月6日星期日,我和乐姐约好了早上7点在大厅集合,我们要搭去往林芝的第一班车,而我的室友依此行的目的是逛庙宇,感受当地文化,也就没有和我一起过去了,而老韩也结好伴早一天出发了。有一个西安的小伙子一直跟着我们出去,直到我们上了出租车。乐姐说,他要出去跑步呢,在我们这做义工,好好的公务员,政府机关工作,老是组织一群人户外爬山什么的,没及时回去,让单位给开除了。说得好像挺惋惜,但看得出来乐姐也还是挺欣赏他的,毕竟乐姐也是户外运动爱好者,不过是比较理性型的。后来我也和那位大哥聊过,他说再给自己多一年的时间,爬一座7000米以上的山就死心了,就一年时间爬不了也回去了,在这做义工就是为了适应高海拔和经常出去训练。
 搭上了最早最快早上八点多的商务车,还是下午三点多才到八一镇。这条高速公路上,每隔一或两小时就有警务检查站,司机需要拿所有乘客的身份证下去登记检查,车速也是有限制的,快了就会罚款,我们内陆哪有这么严啊。沿途有经过米拉山口,还有好些风景挺美的地方,可是车站的商务车除了检查站上厕所还有中午一顿午饭的地方,哪里都不会停,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后来选择包车的原因。到八一后,就开始找我头天在网上搜的渡口青年旅舍了,环境还是比暮野要好多了,老板是位年轻的浙江人,对我们说今天还是有位老人到林芝就进医院了,他们也见过不少就是进藏来住了几天院又返回的人群。放下行李,之前还有些高反的我和乐姐都活过来了,毕竟海拔低了将近1000米了,趁着天色还好,赶到了嘎啦村看桃花。真的是世外桃源啊,只是来得还是有点晚,花有些开败了。我煽动着乐姐来林芝开客栈好了,风景多美啊,海拔也能适应些。那一天,和乐姐聊了很多,原来还是很有资历的驴啊,国内能爬的山,都爬的差不多了,经常和朋友去爬没被开发的线路,国内很少看到这样的60后了,一个人还是需要尽其力量,让自己这一生过的完满一些的,保持年轻的心态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忘记年龄,忘记世间杂七杂八的琐事。乐姐就是说,每次爬完山后,生活中纠结的想不通的,在浩瀚的大自然面前,都会显得相当渺小。


 晚上回到客栈后,乐姐让我去问邻居们明天都去哪,要不要一起拼车。找到一位大哥,他说要问他老婆,于是就跟着他去找他老婆了,这一对居然也是69年的60后。他们都是和我妈妈同一辈的,可是却过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。大哥的老婆是个特别爽快的人,我把接下来的行程一说,她就同意了,于是把乐姐也唤了过来,四个人商量商量,打电话给白天留过名片的司机,这事就这么敲定了。
 第二天一早,师傅就来接我们了,今天我们的目的地是波密,沿途看到喜欢的地方就下来走走看看拍拍照。到底是多了几个人,整个行程变得有意思多了。大哥和大姐是内蒙古人,说最怕人家查身份证,分不清呼和浩特和乌鲁木齐了。西藏的牲畜都是放养的,即便是高速公路上,看到牦牛什么的也很正常,连猪都是丢在外面养的,黑黑的颜色,藏狗也和内地的狗长得不一样,几乎都是黑色,厚厚的毛,看上去特别凶,却没见过叫,也没见过咬人的。这一天里,我们在春天和冬天之间徘回,山上和山下温差极大,开始还能看到绿草粉花,接着就是冰天雪地了。到达色季拉山口,海拔4728米,我们都迫不及待的要下去活动了,整颗心都不安分了起来,好喜欢漫天雪地呀,在热带呆的太久的女子。

色季拉山


 接下来,师傅突然把车停在一马路边,说看你们有没有缘分看到南迦巴瓦峰。这座海拔7792米的山峰,终年云雾环绕,传说它的全貌只有有缘人才能看到。等了近10分钟,朝着师傅手指的方向,只能看到一团云雾,于是大家说还是赶路吧,不然回来时再看吧,车子一路盘旋了十几二十分钟,前边有人把车停路边了,我们也停了过去,山峰出来了。既然这么难得一见,看个山峰我也满意了。
 

南迦巴瓦峰


 沿着318线继续前行,大家商量决定在鲁朗林海附近的餐馆解决午饭。从林海的入口看了一看,不知道是不是季节不对,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。回来后,乐姐的那位义工说过,里面有一条相当不错的徒步线路。看来美景还是需要慢慢徒步的。这个牧场我倒是挺喜欢的,开阔自由的感觉,我们在周围走走看看之际,师傅都躺到牧场的草坪上去了,以天为幕以地为席,悠闲自得,让你不得不羡慕当地人得到大自然如此美好的礼物。
 

鲁朗林海


 
 吃饱过后,继续前行,在拉月藤网吊桥那停了下来。遇到了两位骑行客,我们便和他们寒暄了起来。说是广西人,从昆明骑过来的,今天正好第30天了,壮士呀,我说你们没有高反吗,他们说带了瓶装氧气,状态还好,没有用上。我们跑过去要求合影,太鼓舞人了。桥如其名,还真是用树藤搭的,为了安全,还是在周围加了防护铁丝,战战兢兢的走了个来回。桥下是水流山谷,没去雅鲁藏布江大峡谷,就安慰自己说应该也和这差不多吧。师傅开始催促我们上车了,说再不走,到时候堵车就很麻烦了。接下来是最为危险的路段,天脉通险,时不时就会有飞石从天而降,然后又会有推车来拖走,到了夏季就更麻烦,经常会有泥石流,维护这段路也是相当不容易啊,开始不明白为什么会堵车,现在终于理解了,川藏线就这么一条,旅行的,汽车运物资的,路又不宽,车辆还双行,一辆堵了,后面的也就都跟着堵了,我们还好小堵了几次,每次都是10钟以内就通了。也明白为什么在这包车师傅的价格都差不多1000元每天,这分明就是拿着生命在驾车,而我们也是拿着生命在旅行啊,所以这段路,我不建议骑车也不建议徒步。师傅朋友的另外那辆车上,就有一北京小伙子两年前来徒步,和他一起的一位藏族人就活生生的被泥石流给冲走了,生命在大自然面前也显得很脆弱。内蒙古的大哥大姐说,他们已经第二次进藏了,上次是去年十月,看看不同季节的美,他们的儿子如果要一个人进藏的话,他们是坚决不会同意的,问他们,他们也会说这没什么好玩的,自己为了世界之美倒是什么都不怕了,却担心自己的孩子。经过了一路的颠簸,终于到达了波密县的小镇,下图可不是中流砥柱哦,中流砥柱也是河里一块大石头,还没这个好看呢。
 


开始我在艺龙网上搜了一家悠游道国际青年旅舍,过去后价格和艺龙上的不一致,我们说那我们在艺龙上付款可以吗,店主说他们和艺龙没有合作,而艺龙那边电话里又肯定能帮我们订到。环境看上去是还挺不错,乐姐说不然我们再看看其它的,接着找到了河边的一家波密旅行社,环境比较简陋,但老板娘是个特别的热情的四川人,问吃的就带我们走到桥对面给我们推荐哪家的好吃,只是我们师傅想吃藏面,我们要负责他的吃,就一起去了,反正也没吃过。波密确实也是一个可以度假常呆的地方,虽然没有八一那么繁华,但是衣食住行该有的都有了,唯一让我不能释怀的就是经常停电,所有餐馆和客栈不得不准备自己的发电机,不过后来当我到尼泊尔后,才明白这点停电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了。
4月8日的这一天,才算是真的从人间天堂走到了仙境。雪山下的小村庄格外的宁静,从各家小灶烟囱里散发出来的烟与远处的雪山云层融为了一体,哪里还有比这更适合隐居的地方。随着师傅开的车一路驰骋,一路分享些藏族的文化,不知不觉就到了米堆冰川的入口,景区里有稀稀疏疏的几间客栈和餐馆,都是村民开的,车子也必须停在这,只能步行进去了,大概要走个十几分钟,体力不行的可以选择骑马,村民们养了很多马匹拉客。沿着山坡往前走,路旁有一些当地人堆的尼玛堆,通俗讲就是一堆石头堆,大多是消除灾难,祈祷祥和之意。爬过山坡,远远看到冰川的那一刻,我的心都快冻结了,不是冷,而是时间似乎凝固,这画面快把我美哭了。我坐在一块石头上,远远的眺望着,不想动,就想静静的享受此刻心灵的宁静,不愧是中国最美的六大冰川之一。这才是完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没有任何人类加工过的痕迹,也是我真正想看到的东西。

米堆冰川

米堆冰川


 米堆冰川后,我们又开始下一站的行程,然乌湖。这个季节没有绿色植物的倒影,然后湖水晶莹剔透,清澈见底,呈碧绿色。我们几个完全忘记了海拔,跑到湖边嬉戏欢笑,各种姿势的拍照。乐姐的pose 才是最搞笑且实用的,还有口诀呢“头疼,腰疼”屁股疼......",她每念一个词就有一个搭配的动作,逗乐我们了。有人说,海给人一种浮华的感觉,我想说湖给人的感觉还是蛮纯净的,尤其这这种依着雪山,与世隔绝的湖。

然乌湖

然乌湖


回到马路上,看到师傅和路边的两个小孩在说话,还给了其中小一些的孩子零钱,我也过去给了另外一个孩子零钱。师傅问孩子读几年级了,孩子说毕业了。师傅笑的很厉害,二年级就毕业了啊。后来回到车上,师傅说孩子们是康巴人,他的妈妈也是康巴人。可能习惯和原则有些不一样吧,他说他不太喜欢康巴的那些规矩。师傅说康巴好多孩子都不上学,从小就放牛羊去了。还说康巴人杀了人都不报警的,而且来了警察也不会说什么,要请喇嘛过来,喇嘛说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,而且村民都会听话服从,但是若干年后也不乏有小孩长大来报仇的。后来在回来的火车上,也听西藏的一个大学生笑着对我说过,我们这的人就是太冲动了,好多学生都不好教的,老师说几句就找家长来了。这么美的一个地方,保留着很多老祖宗定下的传统文化,但是全体人走向文明还是需要受教育和时间的。
回到波密后,老板娘说没有房间了,但是连忙给朋友的客栈打了电话,有房间才带我们过去。之前没有订好房间是因为行程不定。可能唯一的遗憾就是之前没有先计划好,都到这了,其实应该是把墨脱去了的。传说中墨脱是318线最好的徒步路线,而且刚通车不久,就留点遗憾,让以后还有进藏的理由吧。4月9日我们开始从波密往回走了,当然还是避免不了天脉通险和道路堵塞,貌似又有些小塌方把路给堵了,向维护这条路的工作人员和解放军们致敬吧,经过一处桥梁时,乐姐还打开窗户对窗外那个看上去年龄不到20岁的站岗战士说”辛苦了啊“,小朋友对我们笑了一笑,两颊由于这里的气候变化,都有些高原红了。
 


 后来又回到色季拉山的雪地里打了打滚,玩了玩雪,就这样的回八一的渡口青旅了。玩起来的时候我完全感觉不到身边的这三位都是60后,乐姐是坐车就会晕车,可每次一到景点就满血复活的,内蒙古夫妇呢,更是一路上斗嘴绊舌娱乐着,说什么他俩说也说不到一块去,吃也吃不到一块去,玩也玩不到一块去,都这样二十多年了。我说那你们怎么会一起出来啊,大哥说大姐胆子太大了,就喜欢冒险,他得看着她。
 4月10日找了一四川师傅带我们回拉萨,沿途说好了停靠卡定沟和巴松措。大家都说来了西藏后就是”一措再措“,”措“在藏语里是湖的意思。拉萨的青旅也是很多带”措“的,比如东措青年旅舍,西措青年旅舍,平措青年旅舍。看了些自然景观,再来到卡定沟后,就会觉得相当的没意思了。不管是竹林还是小道,都人工到不能再人工了。下图是还算天然长成的千佛瀑布,你看到佛了吗?



卡定沟景区


 接下来的巴松措要美一些,但是在我心目中还是没有办法和纯天然的米堆冰川,然乌湖相提并论了。不过住在里面的村民还是让我相当羡慕的。湖里的水很清澈,游客们会买些鱼食来喂鱼。藏民是不吃鱼的,高原的湖都是圣湖,据说鱼啊蛙呀什么的都是龙神的宠物,又有人说是因为有水葬的习俗,鱼吃了祖辈的肉身,所以不能食。湖的后面,有些摄影爱好者带着三角架对着对面的雪山,我也不知道他是在等日落还是等云层散去,雪山清晰可见的时刻。

巴松错

巴松错


 
 今天的景点终于告一段落,四川的师傅说带我们去吃一家好吃的牦牛肉汤。我很少在这里推荐大家西藏的美食,是实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大部分时候我在西藏吃的都是川菜。在西藏看到的四川餐馆远远多过于本地餐馆,四川人的数量,也会让你感觉到这里似乎是四川的第二故乡。之前随着藏族的师傅带我们在波密吃过一次藏面,但那也不太符合我的口味。然而今天回拉萨路上,这一家刚坚丁肉妈妈饭馆的牦牛肉汤却是让我赞不绝口,吃了一碗还让人家给我添第二碗。
 

刚坚丁肉妈妈饭馆




回到拉萨已经晚上七八点了,内蒙古大哥大姐还有我都随乐姐回到了暮野青年驴舍,第二天大哥大姐就踏上新的行程去成都了,我在拉萨洗洗衣物,休整了一天。乐姐的义工西安大哥(这里我称呼他为“北极星”他的网络名称)说要不要明天去爬山,乐姐还有他的一个朋友都会去,我说好啊。青旅老板说老韩去珠峰大本营了,由于年龄比较高,当时还让他签了行程协议的,而我以前的室友依也在我去林芝后搬去了西措青年旅舍,晚上我去找依,她帮我拿了尼泊尔签证,西措是间比较新的旅舍,从布置来看,应该老板是个年轻人,我特别喜欢他们的大厅,足够敞的面积,像酒吧一样的吧台,墙上有驴友们展示的书法和各种涂鸦,还有一个吉他架子鼓台子,供驴友们随意使用。我和依聊着天的时候,有店里的义工送过来一壶菊花茶,这位义工一个人从成都骑自行车过来的,在等他的朋友过来,然后一起出去开始一段两年的骑行生活。依说她不一定去尼泊尔了,想赶在五一之前回去,介绍我认识了另外一位要去尼泊尔的苏大哥。苏大哥是福建人,两年前从深圳的一间公司辞职后,已经出来旅游生活两年了,肤色俨然已经东南亚人的颜色,来到西藏之后你会遇到各种各样漂浮不定的灵魂,于是明白其实我不算爱玩的,其实我不算不安分的。
 4月12日,睡到自然醒,吃了乐姐熬的薏米红豆粥,9点多的样子就往色拉寺出发了。北极星的朋友放鸽子,所以就我们三个人,今天要爬的是色拉寺后面的山色拉乌兹。北极星说上去大概三小时,下来两小时,看着庙后那光秃秃的一堆土时,我心想这也要三小时,后来爬起来才知道自己轻敌了,正是因为光秃秃的,所以不是所有地方都能爬的,土上有沙会往下滑的。到底是好久没运动了,走起来真费劲,爬到半山腰的时候见到了这个黄颜色的庙,进去拜了一拜,出来继续爬。过了这个庙后,就已经没有清清楚楚的路了,还好遇到了两个西藏大学的学生,和我们一起同行,有的路段完全没有路了,北极星居然从包里拿出了绳子,把我和乐姐从大石下拉了上去。走走歇歇,越往后越难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到了山顶,从包里拿出我们的干粮补充些体力,吃到一半狂风刮来,猛烈得可以把我吹动,大家赶紧收拾东西,准备下撤,北极星说要下雪了,山顶还真是个气候变化无常的地方,十几分钟前还阳光普照,大家都一路飞快,特别是西藏那两个男孩子,简直就是在跑,而我在最后面,狼狈的窜着,直到下撤到山可以完全挡住风的地方,才放慢速度,停下来喘喘气。到半山腰太阳又出来了,西藏的那两个小伙子拿出一个塑料袋,一路捡着坡上的垃圾,新一代的孩子们还是很不错的,也非常认同当地的一些不足,相信这个城市在新一代人的推动下会越来越好。
 


 
以下西藏旅行图片仅供参考,接下来的行程请参阅《一个人旅行的39天之尼泊尔》
 

评论

表情
发表评论

修改动态
标 题:

出发时间:

结束时间:

目的地:
花 费:

玩 法:
天数类型:
标 签:

正 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