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城市特产 > 四川 > 阿坝 > 金川 > 金川雪梨

金川雪梨

金川金川雪梨

金川雪梨果实倒卵形,果柄肉质酷似鸡腿,所以又叫“大金鸡腿梨”。金川雪梨皮薄如纸,脆甜如蜜,汁多欲滴,嚼之味浓、馨香、无渣,余味悠长。该品种果大、外观光洁、果肉脆嫩化渣、汁多味甜,具有止咳化痰之功效。

1. 梨中含有丰富的B族维生素,能保护心脏,减轻疲劳,增强心肌活力,降低血压;2. 梨所含的配糖体及鞣酸等成分,能祛痰止咳,对咽喉有养护作用;3. 食梨能防止动脉粥样硬化,抑制致癌物质亚硝胺的形成,从而防癌抗癌;4. 梨有较多糖类物质和多种维生素,易被人体吸收,增进食欲,对肝脏具有保护作用;5. 梨性凉并能清热镇静,常食能使血压恢复正常,改善头晕目眩等症状;6. 梨中的果胶含量很高,有助于消化、通利大便。

金川地表海拔再1950米至5000之间,属明显的大陆高原性气候,受亚热带气候影响,气候温和,年均气温12.8℃,年降水880-1200毫米,无霜期265天,是梨等水果的最佳生态区。每年春季,金川满山遍野的白色梨花尤为壮观。金川雪梨是特有的地方品种,主要栽培的品种有鸡腿梨、金花梨等,具有外观美、果大(平均单果重在200g以上)、果心小,肉汁洁白、脆嫩、汁多、味甜的特点,多次获得国家和省优质产品称号。

红军与金川雪梨在“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”二万五千里长征中,红四方面军由懋功翻越空卡山和中梁子等大雪山,各路分别于一九三五年六月到达大金川的崇化、绥靖和绰斯甲的周山、观音桥,沿大金川一带与国民党二十四军隔河对峙。一个月后,驻大金川的红军大部至马尔康卓克基与主力部队会师北上。同年十月返回大金川,再次与国民党二十四军进行激烈战斗。国民党二十四军张行、黄鹏两个团溃不成军,向丹巴方向逃窜。红三十三军、九军、四军、妇女独立团各部,分别留守金川,其余各部追击国民党残部。红军把金川作为根据地和大后方,于一九三五年十月在绥靖建立“中共大金省委”,并成立了格勒得沙中央政府及各级苏维埃政权,播下了革命的火种。当地各族人民在人力物力上给予大力支持,很多青年踊跃参加红军,投身革命,配合红军进行绥(靖)崇(化)丹(巴)懋(功)战役,在战斗中重创国民党部队,为红军南进实施天(全)芦(山)雅(安)邛(崃)战役作了准备。一九三六年,二、四方面军分左、中、右三个纵队共同北上。驻金川的红军作为右纵队,于七月十一日从绥靖、崇化出发,八月上旬到达包座向甘南挺进。中国工农红军途经驻留金川的这十几个月,是长征途中最艰难的岁月之一。当时的绥靖,只是一个清乾隆以来形成的贫瘠小镇,居民稀少,粮产不丰,群众的生活十分贫苦。红军部队、机关、医院等长期驻扎此地,国民党反动派的封锁又断绝了物资粮盐的外来之路,红军的物质供给非常紧张,特别是粮食困难日趋严重,吃饭成了天天发愁的难题。一天,几位衣裳褴褛的大娘告诉红军:“促浸(大金川之藏名),粮食虽说少一点,但雪梨很多,七八月间,一片片梨树挂满了沉甸甸的金黄色大梨,好远都闻得到香气哩。”可惜“况属高风晚,山山黄叶飞”,寒冬腊月,梨已熟过。英雄的红军踩着沙沙发响的枯枝败叶,望着凋零的梨树,风趣地说:“我们和金川雪梨真是无缘”。脸上不时有笑容展露,泄漏出不畏艰难困苦的坚强精神。冬去春来,万物复苏,大金川两岸梨花怒放,仿佛下了一场大雪,白花花的一片。而充满革命乐观精神的红军将士却毫无心思欣赏梨花景象。他们究竟在想什么、做什么呢?无线电分队政委袁邦光(袁光)同志说:“整个冬天,只能吃上两顿野菜干、榨过油的油菜饼和少量的青稞糊糊。春天为一切生命带来了生机,我们也可以采到新鲜野菜‘改善’生活了。”为此,每天天刚亮,红军战士们就迎着曙光,在梨树前的田野里,在梨树旁的山坡上,东寻西找,采摘野菜,捡来干枯的梨树枝叶,燃起一堆堆篝火,煮食充饥。由于药物匮乏,粮食奇缺,数月不尝盐油之味,不少同志就在这大金川河畔被饥饿和伤病夺去了宝贵的生命,部队减员很大。早在一九三五年六月二十八日,党中央在两河口会议上已指出:“大小金川流域,在军事政治经济条件上,均不利于大的红军的活动与发展。”几万红军拖在“难以生存”的地区盘旋,红军同志们三三两两议论纷纷。在白天,忙于宣传群众,组织生产,党政建设,筹集粮食,零星战斗,光阴易逝。一到夜晚,月隐梨树,更觉难熬。大家常常凝视着北方的星斗,心中想念北上的党中央、毛主席和一、三军团的同志们,期待着早日回到党中央的怀抱,投入风烟滚滚的抗日前线。日月如梭,斗转参横,转瞬到了五黄六月。梨乡像郁郁葱葱的林海,绿叶成荫梨满枝。雪梨由纽扣大小,长到鸡蛋那么大了。红军摘下雪梨,有的生吃,有的煮了吃,虽然又苦又涩,但毕竟可以果腹,直至红军走的时候,吃上了早熟青梨半青半黄的梨,成了红军的主食之一。并切片晒干,为再过草地准备了梨干。金川雪梨作为红军的主食之一,帮助红军克服了人间罕见的困难。七月十一日,鸡啼破晓,朝旭未露,伴随着微微的晨风飘来阵阵雪梨清香,消息频传“红军走了,红军又要北上了!”红军同志们为和党中央会合的宿愿就快实现而欣喜若狂,梨乡响彻着他们开怀的笑声。于是,梨乡沸腾起来,藏羌回汉各族群众,用背篓筐筐篼篼,装满成篓成筐成篼的雪梨,背的背抬的抬提的提,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,匆匆忙忙地赶来为红军送行。顿时,在红军驻地云集了众多军民,有的紧紧握着手,有的拥抱在一起,相互倾吐着肺腑之言,述说着临别之情。良久,一位年近古稀的大爷高声对红军说:“亲人们,你们领导人民打土豪、斗恶霸、分田地,建立了穷人自己的政权,给藏羌回汉各族群众带来了光明和希望。现在你们要走了,请收下这些雪梨,渴了吃几个可以解渴,饿了吃几个可以充饥。祝你们多打胜战,盼你们早日回来。”话音刚落,这边又劝又拉送雪梨,那边又捧又抱装雪梨。更有许多青年男女争先恐后要当红军,投身拯救中华民族于水火的枪杆子革命。那些满头银霜老婆婆老爷爷们望着这般情景,有的热泪盈眶,有的仰天大笑。纵队首长董振堂同志十分感慨地说道:“乡亲们,我们会回来的,待革命成功后,一定来看望大家,再来品尝香甜可口的金川雪梨。”红军带着金川雪梨,带着梨乡人民的重托,踏上了北上抗日的征途。红军先后撤离了金川,但他们留下的革命影响普彻四方八面,在各族人民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。因红军长征这段极端艰难困苦的历程,使金川山河生色,雪梨的芳踪丽影更加广布,给梨乡的人民平添了无比的光彩。红军长征与金川雪梨的这段历史,传为美妙动听的佳话。在一首题为《金川雪梨》的诗中写道:长征路上大金川,满山雪梨大又圆,过路客人尝一口,顿如渴时饮甘泉,回味几十年。

1985年获得农牧渔业部优质农产品奖。1990年获中国首届农业产品博览会优良产品称号。1999年获得四川省优质水果奖。2001年经国家绿色食品发展中心严格审查,确定为绿色食品。2002年被评为西部农业博览会优质果品。2009 年 5 月 26 日,“金川雪梨”已被国家商标局获准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,将获准使用“中国地理标志”。

为你推荐
推荐景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