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城市特产 > 浙江 > 金华 > 义乌 > 义乌红糖

义乌红糖

义乌义乌红糖

义乌“红糖之乡”的名声传扬已久。红糖又名义乌青,早在1929年的西湖博览会上就被授予了特别奖。为义乌著名的大宗土产品。色泽嫩黄而略带青色,质地松软,散似细沙,纯洁无渣,甘甜味鲜,清香可口

1 义乌红糖传统的加工方法  

是用牛拉木车绞蔗汁(近年多改动力压榨),用柴烧铁锅煎熬制糖。因未经提纯,保留的养分较多,营养价值胜于白糖。据分析,每500克红糖中,含钙190毫克,为白糖的9倍;含磷300毫克、铁38.5毫克,均为白糖的4倍;含葡萄糖为白糖的19倍;蛋白质及人体所需的锰、锌等微量元素也比白糖多。此外,还含有胡萝卜素、核黄素和烟酸等成份。具有舒筋活血、驱寒去湿、暖胃强身诸功效。产妇食之,能恢复元气,丰富乳汁。患急性肝炎的病人适当服红糖,能减少体内蛋白质消耗,使肝细胞再生。

2 红糖史话  

红糖,榨取于糖蔗。义乌用糖蔗榨制红糖已有300多年的历史。据本县合作乡店里村《贾氏宗谱》记载:“贾维承,号明山,生于明万历甲辰(公元1604年)。成人后,人刚毅,善学善识,广游四方,交友甚多。于清顺治年间,客游闽越,时值绞蔗做糖,便专心留意,摹其木制糖车式样,教人仿做成功,取其糖蔗绞榨红糖。邑人享其美,利至今。”可知红糖加工起源大概。糖蔗种植则远在此之前,但只当鲜果食用。本世纪初,红糖产区还只取于现在义亭区和佛堂区周围,30年代才逐步扩大到城阳区。

3 红糖的产与销  

历史上,义乌红糖的生产规模小,生产工具和工艺技术都十分落后,产的糖数量少,质量差,是为自食自用的自给性生产,逢好年景,农民除自食自用外,也挑往集市,少量出售。待红糖生产有一定规模的发展以后,红糖市场开始出现。出县城往西南30里的佛堂镇,由于水上运输方便,历史上是商业较发达的集镇,也是红糖的主要集散地。每当红糖上市旺季,县内外客商云集,来自外地的客商主要有兰溪朱正大行,年运销量少则十几万斤,多则几十万斤。本地经营红糖业务的主要是南货栈业,只搞零售,个别的资本稍雄厚也兼外销。如原佛堂镇瑞祥泰店主、原工商业者王宗海和糖行老板裘仲豪合资经营,并借助上海糖行的势力,把红糖运销江苏、安徽、江西等地。这种联合经营的组织和方式一出现,“生意经”也就比较讲究了,如把红糖划分等级;按级定价,既搞零售,也搞批发。由于严格了红糖质量的划分,经营范围的扩大,“义乌青”在外地市场和其他“青”种竞争中,逐步显示了威力,名气也不断提高。

日寇侵入浙江以后,各地交通闭塞,民不聊生,市场萧条,红糖的生产和销售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。市场红糖奇缺,价格暴涨,曾出现一担红糖十担谷的比价。于是一些不法商人以次充好,掺假使杂等行为也时有发生,“义乌青”的声誉也受到影响。

抗战胜利以后,外省食糖流入浙江市场,红糖滞销,卖糖难成了糖农的一大心病,压抑了糖农的生产积极性,红糖生产一年不如一年。到1949年全县红糖产量仅7万担左右。

解放以后,红糖生产迅速发展。到1954年,全县红糖生产量已达18万多担。生产发展了,市场又活跃了,购销业务十分兴旺。据统计,当年全县、乡两级供销社共有25个红糖收购点,另外还组织下乡巡回收购,旺收季节,每日收红糖1500多担。县工商联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和组织下,红糖购销工作非常活跃,协助各地收购点快收快调,今天收,明天调,将红糖运销杭州、嘉兴、宁波、舟山、金华等地,成绩显著。从那时起,义乌红糖声誉大振,产、销量占全省数量的三分之一还多,成为全省红糖的主要产区。1982年,全县食糖生产量达到29万担,比1949年增长4.2倍。

4 红糖的加工  

随着工业的发展,义乌糖的加工也经历了一个纯手工、半机械化到机械化的发展过程。据民国九年《义乌县志》残稿记载:“制糖厂民国六年在佛堂镇开办,颇著成效。”但只此一句,说情已不可知。可能时间很短,规模很小,因此也没有把情况详记下来。抗日前在普遍采用牛拉木车(或石头滚子)的落后办法榨糖的同时,在当时的义亭镇有个上海人开始用压榨机榨糖,效率倍增。使这个村农民开始尝到了体力消耗省、工效高的甜头,给周围农民大开了眼界。接着佛堂镇又有人开始用改良办法制取赤砂糖。直到1933年,当时的省政府拨了部分款子,由县实业科长肖家点兼主任委员,在江湾村开始办机制糖厂,用机械压榨,用离心机制取白糖,并加工冰糖。这在当时是一件很新鲜的事,周围的农民去看的很多。但这个厂不仅规模很小,更由于糖水榨不干净,经济效益很差,后不就得不采用直接向农民收购糖水制糖办法。抗日开始,这个厂迁移到丽水。解放后,党和政府为了提高义乌糖的质量和解决农民的繁重体力劳动,曾作过很多努力。1956年前后的义亭的雅文楼、王宅乡的东山、合作乡的晓联办了半机械化糖厂,用动力压榨,用改进了的土法熬糖,制的仍然是红糖。直到1965年12月,一座日榨鲜蔗500吨的完全机械化的糖厂,终于在佛堂镇西北的杨宅村附近拔地而起(1982年已扩大为日处理1000吨)。与此同时,在广大农村也逐步采用了机械压榨。到70年代,几百年来的牛拉土榨办法已全部被淘汰。过去2个多月榨期现在只要20天左右就可以加工结束。糖农再不要担心绞糖时受低温冷冻而遭受损失了。


5 红糖与本县人民生活及糖蔗的综合利用  

红糖除食用、药用外,在制做义乌传统食品——“年糖”中发挥了大用场。义乌风俗,每年腊月,家家户户用米、粟、花生、豆、芝麻等烘炒、炮烙和拌上调煮的红糖,制成冻米糖、粟米糖、芝麻糖、花生糖等多种“年糖”。年年如此,代代相传。人们说这是迎新年除旧岁的一种标志,也是庄稼人一年辛勤劳动的成果,为新春佳节增添食品花样,丰富了节日生活。因此,切糖、杀猪、酿酒素来被称为义乌农家“三乐”。

对于糖蔗的综合利用,从1954年开始被重视,利用糖沫酿制烧酒,就是当时的县专卖公司和协和酒坊职工,在政府的支持和帮助下试验成功的。这一年利用糖沫2800多担,酿制烧酒2800多担。

酿制烧酒的糖沫,是制作红糖的副产品。红糖煎制时,有一层渣滓浮在糖水上面,为保证红糖质量,必须将其捞出。过去都将捞出的渣滓作为废物遗弃。用来酿制烧酒以后,不仅废物利用,变废为宝,而且,糖沫烧酒,出酒率高,质量好,其味甜美可口,真可谓是既经济又实惠。糖沫制酒后还能提炼蔗蜡。1983年提炼蔗腊56吨,产值达30多万元。

继酿制糖沫烧酒以后,又从糖壳中酿制成了糖壳烧酒。到1983年,仅义乌糖厂一家,利用糖蔗的副产品酿制的烧酒就近万担。至于用糖蔗渣造纸、养茹等的综合利用,也早已到处可见。可以预期,随着科学技术的提高,生产力的进一步解放,糖蔗的综合利用将出现更加广阔的前景。

为你推荐
推荐景区